資管系 吳統雄

我這次獲管理學院推選為「學院教學特優教師」,夾雜著感激、榮幸與慚愧的心情。
第一個要感謝的是資管系主任鴻圖兄,因為自我省視,實在沒有什麼「特優」之處,但在鴻圖兄一再鼓勵之下,才將多年來的一些教學實驗提出求教。所以我的申請文件,能報告的績效少,檢討的內容居多。
三十年前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讀到一位學長的文章,談到立志作大機器的人多,作小螺絲的人少,當時十分感動,便發願身體力行當個小螺絲,但對即使稱職的小螺絲而言,也不容易看出什麼重大績效。
擔任教職以後,經常看到許多老師投入高度的教學熱情,偏偏師生關係是一種非常特殊的關係,一方面「嚴師才能出高徒」,另一方面當前社會又強調學生是客戶,顯然「嚴師」又不容易討好。造成許多老師的回報和付出是不成比例的,但他們仍然不改其志,實在令我敬佩!
所以我想,我被管院列入候選人之一,並非僅對我個人的厚愛,而是借我肯定了大部分沉默而認真的老師,更鼓勵的是「不斷激勵英才的理想、在教學上始終尋求發展可能性的熱情。」
我因此更感激管院能接受並推薦這樣一位「自我批判」的老師,管院展現的視野,才是當前社會少見的。我不自量力的參與,盼能產生拋磚引玉的作用,相信未來任何老師只要肯站出來,一定不會被管院忽略。

獻曝與求教

自從1992年在本校服務以來,我在「教材、教法、與教具」方面曾有如下幾項實驗:
1. 推動「全人教育」的理想
2. 開發「網路輔助教學」
3. 實施「英語輔助教學」
4. 實驗「管理人格教育」
經過十餘年的實驗觀察,我看到了幾個現象:
1. 世新同學許多來自社經階層較弱勢的家庭,但某些教學法確能協助學生破除學習障礙,啟發學生隱藏的潛能。
2. 某些教學法能夠重振學生自信,能在校際競爭中脫穎而出;或是能夠打下札實的基礎,順利的繼續進修。
3. 實踐知識即生活,可以協助學生融入社會、獲得就業後的肯定。
4. 在嚴格的教學要求中,依然能夠以啟髮式誘導學生發現學習的趣味。
但是,誠實的來說,這些實驗能夠完全再造學生的比例,還是相當有限。同時,既然是創新實驗,就和傳統作法不同,對有些學生就會產生負擔與壓力感。因此實驗中遭受很多困難,必須妥協調整才能持續;但妥協之後,又和原始的理想有些差距。
產生這些困難的原因可能有三:
第一、是我個人能力不足,無法全盤克服。
其次、我有些實驗投入,如英語教學、網路教學,其實都是遠早於學校補助這方面的活動之前展開,因此有資源不足的問題。
第三、則可能是教育制度與社會文化的因素。
我將這些經驗與檢討報告如下,如果能獲得各位先進、同仁的指正,才是我參與這個活動最大的收穫。

對「全人教育」的追求

我在教學方面的各種嘗試,就是對孔子杏壇、希臘學園「全人教育」理想的復興與追求。近代分科教育興起,形成「兩種文化」的思潮,將年輕人制約成理工、或人文的兩型,喪失了平衡發展的自信。
我常常願意提醒同學:學業「專長」是為了分類「職業」,而不是分類「人性」;多元發展雖不能保證大富大貴,卻能回復以人為本的樂趣,落實學習的深度與廣度。
這樣的想法,如何落實在教學上?不僅著重在「授業」上的求變,更期望能探觸「傳道、解惑」的目標。
以我所授「電子-網路編輯學」為例,國內外相關的課程,可能只著重在軟體使用上。但我則規畫為「設計、技術、管理」三部分,美學與工程必須兼顧,還必須以「遠端群體作業模式」與他校學生經由網路共同完成一項實作,還又必須學習英文講義與以英語上課,同時,課程還有一個單元,是我國歷史上的治學智慧,對當前「資料庫設計」的啟示。也就是希望課程不是一個狹窄的技能,而是一種與生活結合、全面的學習。
每學期,都有一些學生向我表示有受到啟髮式的收穫,令人欣慰。但我也觀察到,有相當多的學生無法領會「設計與管理」的部分,或感到學習的內涵太重了;或會抱怨學校又沒有規定,為什麼要用英語上課?
再以「管理研究方法」為例,一門以「知識」為核心訴求的課程,往往容易被誤認為:就是背書、考試、非常枯燥、極端痛苦、永遠用不到。其實,研究方法可以協助同學準備研究所深造,但不僅於功利目的;研究方法可以教導同學從事行銷企畫行業,但也不僅於技術訓練;研究方法更重要的是引導同學「去想」,培養判斷與追求正確知識的能力。
知識就是生活實踐的經驗。所以,本課程採用「接龍」「小鬼當家」「非常男女恐怖箱」「我就是科學大師」「我就是領袖」等啟髮式教學活動,激發同學在生活中學習,在互動中開發同學的潛能。
我也以網路「團體動力式」合作學習方式,取代部分傳統考試,讓同學在共同參與中體認,如何以理性證據產生科學知識的過程,避免人類往往訴諸直覺的本性。
我經常用很多蘋果丟同學的頭,期望同學會因此變成牛頓;但是,也不免會有同學覺得是,我是「起誚」了。

開發「網路輔助教學」

我自1997年起開發「網路輔助教學」的平臺,至1999年我所有任教的課程,均提供網路互動教學活動的功能。2001年數位影音中心推出遠距教學業務後,我便申請加入迄今。
我的教學模式有四個特點:1.提供跨校園師資;2.提供不同校園學生互動學習活動;3.提供具有科技整合性學習內涵與要求實作成果;4.期望能改善社經地位與升學現象的討論中,有關「社會階層剝削受教權益」的批判。
學生的學習成就一半是自己努力的責任,另一半則是社會的責任-也就是有沒有受到啟發的機會。我自己的親身經歷與觀察,發現出身鄉下地區、或是貧困家庭的學生,並非沒有才華與潛力,但在沒有競爭力的環境中不知道如何學習,缺乏受到啟發的機會,久而久之容易失去自信心而甚至自暴自棄。
不少研究指出,便宜而優秀的教學資源,常由有錢的子弟使用,所以更有機會接受額外的培養,形成更大的社會經濟地位不公。陳總統曾經提出「不可能讓每個人唸臺大」,「唸臺大」的空間資源是有實際限制的,但「唸臺大」的「啟發環境」卻是可以資訊科技創造,彌補社會資源不足的。
所以,我將在世新與臺大任教之相同課程結合,形成「虛擬整合校園」,共同發行「校園聯合網路社群」作品,兩校學生在互動與合作中,打破了鳥籠文化,世新的同學學得了自信,臺大的同學學會了欣賞與謙虛。如果「唸臺大」代表的是一種認真追求卓越學習的精神,如果我們能夠把這種精神散佈到每個校園、感染每位學生,就是破除了社經階層的學習障礙。
這項實作的領導團隊,一向由兩校學生共同選出,過去都是由臺大獲選,但上學期,首度由世新獲選,證明持續的努力,究竟還是會獲得進步與肯定。

這幾年國內高等教育界已在積極推行網路教學,常見的實施方式就是把教材放至網路上,其次為提供視聽與多媒體輔助學習功能,且絕大部分課程都是針對校內的同學實施,造成許多學生認為網路教學就是「不用到校上課」的誤解。
但我所有的教室教學活動照常舉行,網路教學希望以趣味、有效率的方式啟發同學主動投入更多的學習時數,延長課後的教學活動,而不是減少學習時數。
我曾經想過,未來如有機會,可以與我曾在海外任教的大學結合(密西根州立SVSU大學曾經參與一學期,歷年來,也多有外籍學生選修),實現國際化的網路輔助教學,可突破空間、時間,可整合校園、國界,引導不同身份、文化者教學互動成長。

實施「英語輔助教學」

我於1992年在本校籌備資訊管理系,在計畫書中便指出,資管領域(實際上是所有學習領域)未來的趨勢已將不可避免的走向國際化。語文能力是學生創造未來必備的基本工具,故應同時重視一種外語(通常是英語)與專業的整合訓練。
語文是一種「程度」而非一種「技術」,無法在三個月、六個月內見效,但持之以恆投入超過兩年,一定可以達到適當水平。因此希望系內能有一系列英語授課課程,而由我率先從大一的基礎課程「資訊管理」開始,並在四年期間追蹤輔導。認同並投入這個計畫的同學,曾經在畢業時,投考第一流大學研究所,因能以英語問答而以第一名錄取的例子。
學習外語的最大障礙不是詞彙,而是會隨時代潮流改變的讀音,以及語言背後的文化意涵。故我的英語輔導,特重「語音」與「文化」,並強調與真實生活的結合。
我並在我的教學網站上,開闢「從笑話學美語」專區,希望在笑語與輕鬆的氣氛中,提供學生對現代美語中的發音知識與文化內涵。

但世新同學大多數來自競爭意識不強的中學,也有不少同學反應對這項計畫覺得壓力太大,故於1999年後將英語授課的構想移至碩士班,在大學部調整為部分採用英語授課的輔助教學方式。
2003年,學校推動英語授課計畫,除了研究所外,我另外申請了一門大學通識課程以全英語授課,希望擴大以全校為人才來源,吸引有動機與興趣的同學選修。
本校選修全英語授課的學生並不踴躍,尤其我的課還要求人人開口與實作,成果一定要上網展示,負擔確實較重。選修學生較少,相對開課成本較高,有可能會停開。(但我開在臺大相同的課,選課年年均達上限。)
我覺得,願意接受挑戰與成長的學生,不論他們的數量為何,似乎都應值得有被輔導的機會。

實驗「管理人格教育」

我於到校教學之前,曾在企業界服務十六年,發現不論在管理實務上,或是在國內外研究文獻上,往往指出「管理人格與管理倫理」的重要性甚至超越「管理技術」。
因此,我於1993年特設計了「火種團集訓」的義務教學活動--學生沒有學分,老師也沒有鐘點費--研究我是否能夠以「實習任務」的方法培養管理的人格特質。同時,觀察參與學生在集訓之後,是否能將這種人格特質傳達給他人,從而帶動全體學生的風氣。
集訓實習任務為「企業訪問」計畫,並事先針對目標對象的本業、組織、經營策略,以及企業文化進行探討。在實施企業訪問之前,先經過行為訓練,包括與企業連繫的禮節、到企業簡報的儀態、訪問時詢答的信心,以及整體表現的氣勢。特別進行體能與精神並重的團隊合作,包括:編隊、體操、跑步、唱歌、答數的相互訓練。
本項教學活動的效果,可以從兩方面評估:

1、在參與集訓的志願學生方面,效果可評85分。
由於全體人格面、精神力的展現,提升了團體的形象與氣勢。以致一位排名十大企業的總經理,將一位擔任簡報的升大二學生,誤認為講師的等級。經過「火種實驗」的訓練,展現了變化氣質、管理人格教育相當的效果。

2、在由「火種團」帶動全體學生方面,效果未發揮。
在火種團員大力宣導下,繼續參加者卻十分有限。或由於當時本校改制未久,相關各種人力與資源難免不足,我和參與的學生都是志願性質,亦可能形成一些困難,終至無法長期維繫。
火種團的團員本身點燃了、放出了光亮,但是卻沒有引燃週邊。

我目前將這個教學理念改為網站輔導的機制,指導學生開發了針對本系學生就業追蹤的網站,將學生投入實務觀察所得,累積成為未來有志與資管實務者,生涯的指引。提供的服務資訊包括:

1、體會資訊管理人才的條件
2、親身觀察業界資訊管理系統的真正發展
3、感受資訊管理與經營績效的關係
4、促進企業資管人才的需求與供給

盼能為我解惑

我雖身為教師,但時時亦在教學中學習,檢討我所設計的教學活動中,常存以下的問題,盼先進與同儕能為我解惑:

1、大學教育的目標是傳道?還是授業?除了傳授技術,額外的理念分享是應然?還是多餘?
2、學生是教育的「產品」還是「市場」?如果是產品,那麼就要盡心雕琢,不論原料為何,都要堅持一定的製程與測試;但如果學生是市場,那麼就要全力迎合學生的需求,避免給學生學習壓力。何者為先?
3、教師的角色、職責、與師生倫理的變遷為何?當前對大學教師的一般要求是專業上的教學、研究、服務,而不含對學生人格與倫理面的責任,是否表示「人師、嚴師」的角色將消褪,學生必須為自己負責,自行規畫接受訓練的內容與程度,自求多福,畢業後才面對社會與企業的真正考驗,而教師只是學生「經過」大學的導遊?

note 請賜回應意見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