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視為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潛力人選的南卡羅來納州州長桑福德(Mark Sanford),在2009年6月「到阿帕拉契登山失蹤」一星期後被媒體發現,公開承認對妻子不忠,過去7天他都在阿根廷,並與一名阿根廷女子發生婚外情。
被期待為下屆美國總統候選人的Sanford,為什麼選擇作這件事?
其實這是一個「個體取用」(Individual Adoption)的問題。

我研究人類取用行為30年,愈來愈發現「群體取用」是可能預測的,也較易觀測出其基礎變項。
一種米養百種人,影響個體的變項就比較複雜,從表面似不易確認其基礎變項。
當許多個體集合成群體後,個體間的此消彼長與互補,反而比較容易觀測基礎變項的存在。
但我持續觀察後,發現個體可能也存在基礎變項。
Mark Sanford 可能就是一個可分析的代表性樣本。


人類取用行為

我發現的人類取用行為,其簡單型定義如下:

f(S,ID) → AD
AD: Adoption
S: Structure
ID: Ideology

人類的取用基於「結構性因素」與「意識型態」因素的交互作用。

f(J,B) → ID
ID: Ideology
J: Judgment
B: Belief

「意識型態」基於「判斷」與「相信」的交互作用。

f(SI,EE) →J
J: Judgment
SI: Social Image
EE: Empirical Evidence

「判斷」基於「社會形象」與「證據」的分配。
而其呈現「反S」型的分配,亦即人類的判斷基於社會形象(集體行為)的多,基於證據與事實的少。

對個體言,前2層相同,而第3層則為:

f(HN,R) →J
J: Judgment
HN: Human Nature
R: Rationale

個體的「判斷」基於「人類天性」與「理性」的分配。
而其呈現「反S」型的分配,亦即人類的判斷基於人類天性的多,基於理性的少。

那人類天性的具體變項是什麼?
中國的傳統智慧已有解答:「食色性也」,亦即:
食:求生存,Survival。
色:我想了很久,較佳的詮釋可能是擇偶(Mating),又形成下一層函數:
f(SX,LV) →M
M: Mating
SX: Sex
LV: Love

個體的「擇偶」基於「慾」與「愛」的分配。
但其是常態分配?還是呈現「反S」型的分配?我目前還不能確定。

「慾」與「愛」

美國總統的英明,折損在「慾」與「愛」上,已有多起。而因為「慾」與「愛」而當不成總統的更是前仆後繼。
除了這些政治人物外,我所欽佩的真正智者(追求知識者),如Galileo, Einstein 似乎也不能免於「慾」與「愛」的驅使。
以上所有人物的出軌,從傳述、報導來看,似乎都是「慾」多於「愛」。但 Sanford似乎有點不同,根據報紙〈The State〉的報導,Sanford 寫了很多文情並茂的電子情書給千里之外的情人。

現在有多少人還在寫情書?有多少還能維持千里之外的情人?
Sanford 的行為中,似乎「愛」的成分還不低。

比較奇怪的是Sanford妻子珍妮的反映:「五個月前就已知道丈夫外遇,並在兩周前要求他離家,試行分居…但最終目的是為了修補婚姻。而今她看到了桑佛德的誠意,認為婚姻關係有修補和好的機會。」
我覺得,如果介入的是「慾」可能比較容易原諒與修補;但如果是「愛」還有什麼可原諒與修補的呢?
而其妻的要求分居,是否促成「州長搞失蹤1周」的大動作呢?

老大哥就在你身邊

最可怕的就是報紙〈The State〉早已取得Sanford 的電子情書。
我曾多次警告的:
老大哥悄悄的走近了

向老大哥說WGA說不!

「科技老大哥」已經從未來式、現在式、到「長相左右」了。

此後,已經沒有電子隱私。尤其公共人物更有許多不相干的老大哥在監視著,公共人物的隱私,更成為有價商品了。

律人不律己

這個事件,其實可能有很多見仁見智的角度。
但有一個絕對的反諷:在柯林頓總統緋聞期間,Sanford是主張他下臺最力者之一,但輪到他自己,目前還是堅拒下臺。

所以,人類的行為真的是可以預測的。
人類對「人」與「我」的標準是不一樣的。(就是我前面講的「結構」因素。)
「慾」是人類行為的基礎動力,是人人有興趣的;所以在市場制的媒體生態下,成為必然的賣點,也是媒體為了生存必然八卦化的原因。

每當媒體用盡刻薄的言詞攻擊他人(不論是公共人物還是小人物)的緋聞時,我都很好奇:這些媒體的老闆、主管、記者的男女關係為何?他們都是聖人嗎?或是另一個等待被揭發的賣點?

機率與媒體現象

人類行為和物理現象的最大一個不同點,就是前者有「突發事件」、有「機率」。

Sanford 的運氣實在「太好了」(很反諷),因為Michael Jackson馬上去世了。MJ的社會形象實在比Sanford響亮太多,我注意到,MJ一走,Sanford 事件就從所有媒體的首頁換掉了。
如果不是MJ,Sanford應該會再被持續追打一陣子,直到另一個形象重量度接近的倒楣鬼出現為止。
媒體在經驗中應該已察覺:人類的注意力是非常窄的,不能同時餵讀者很多東西,Sanford 也因別人的禍,得到自己的福。
這也說明了前述「相信」與「社會形象」的交互作用,而媒體現象就是其間的催化劑,使「形象」又增強為「相信」,這個過程會產生延遲,所以我稱之為「潛移默化作用」(Cultivation Effect)。

知識與理性

我愈來愈喜歡從「基礎」學習。所以近年的文章,開始都有一段舖陳,容易看起來「扯很遠」。
我也知道,如果我把第一段刪掉,第二段以「慾」作標題,也許看的人會多一點。
但我現在重視與追求的不是熱鬧,而是正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已經正確了,但努力追求。)
我發現人類判斷的「反S」型分配,雖然絕大多的比例是非理性的人性,但人人還是保有理性的判斷興趣。
如果你有耐心看到這裡,就歡迎你與我一同開發理性、鼓吹理性。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