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電視的三部曲,是從演出開始,再到製作、編導,與整合性的新媒體企畫,最後還擔任過政府電視節目的評審

吳統雄-華視演唱吳統雄-演出演出

我在大學時代,參加了一次救國團的「廣播電視戰鬥營」,由中華電視承辦。當時我是第一代的民歌手,承蒙主辦人看得起,在活動結訓後,又約我到華視參加過幾次表演節目,主要是領導年輕人唱山野歌曲等(如圖)。當時為了配合某個節目廣告主-功學社的需求,還組織了一個合唱團「愛橋人」。不過,不太懂得包裝經營-團名就取得市場性不足,各種支撐力也不夠,不久就星散了。

在華視偶爾走動的時候,我認識了一位頗有才氣,但也不甚得意的詞曲作者林先生,他告訴我:市場上「淨化歌曲」的創作,都包在幾位新聞局評審的手裡,所以只要出現有競爭潛力的新人,一定要痛打。我不知道這樣的評論,是否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但新歌不容易通過,確實影響了當時流行音樂的發展,也使我成為「被禁唱的民歌手」,後來沒有專注向音樂發展。

有一次,紅極一時的臺視劇場,有一幕需要一位現場Live演唱、演奏者,臨時找上我。主角是 鄒森、夏台鳳,劇情其實是「金玉盟」的改編版,高潮發生在最後的高樓咖啡廳裡,我就是咖啡廳裡的樂手。當時,在電視上唱歌,一定要經過新聞局通過,我就只好唱我唯一通過的歌「偶然」。演奏曲則沒有限制,我當時正寫完「思念」不久,所以就主奏這首,可能自己情有所寄,就自然會在琴韻中表現出來,導演黃以功很覺滿意。拍完後,鄒森還向我要曲譜。

播出後第二天,讀到一篇影評,稱讚這部戲的成功烘托點在:「令人陶醉的吉他聲…。」讀之不禁也有點得意。

我曾經接觸過臺、美、日的導演和劇組,美日都非常注重企畫和劇本,但我親身遇過的臺灣導演,許多都是「鬼才派、隨機應變派」,也就是沒有劇本,也沒有時間觀念,率了一大堆人到現場後,才開始「想」要作什麼。如果沒有點子,就開始亂罵人。我冷眼旁觀,覺得像是以暴力掩飾無力。

但黃以功導演非常不同,有幸我陸續和他有過少許交集,看過他導的舞臺劇。我發現他都是有劇本,而且思考過可行性、時間性,按部就班、有條不紊。這和我學習美學的經驗相同,藝術不是全然靈感的,而是有相當結構性的、知識基礎的。現在我在教「數位內容」,其中有視訊拍攝的單元,我總是和同學分享,若是要領導劇組,就要學黃導演的「客氣而堅定」,堅定就是來自充分知識的準備。

那段時間,我還以音樂製作人的身份,上過一次中視的節目,介紹甄選「運動鼓舞歌」的活動。那幾年,正好是中華棒球走向三冠王的時候,我注意到在國內外球場上,當中華得點時,當場外觀眾歡欣鼓舞時,當需要啦啦隊加油歡唱時,總好像缺少代表臺灣運動的歌。於是有了徵求「運動鼓舞歌」的活動企畫,也意外的促成了「愛的鼓勵」歡呼的盛行。(另外,沒想到也成為我人生中的一段特殊小插曲。)


吳統雄-製作企畫、製作、編導

吳統雄-INFO BAR 製作人時序轉到1987年我赴神通機構任職,擔任華通電腦〈熱訊-電腦雜誌〉的總編輯。由於PC始於1981問世,〈熱訊〉扮有教育使用者的責任,也想到教育的「多教材」化,就和ICRT電臺合作,製作了1個「Computer Corner」的單元,在〈熱訊〉刊出,在ICRT播放。於是,我再度成為電臺的撰稿人和共同製作人。

1990年,華視「早安!今天」經朋友介紹,找到我製作1個「電腦1-2-3」的單元,效果還不錯。

當時,我已擔任華通的經營總主管,有感於出版業由於大環境的限制,經營非常艱困,公司的獲利都是我開發的新產品、新服務,而非出版本業。所以我構思,向「多媒體」發展、整合電視業務,可能是突破困境的策略。但這是重大「經營策略」的問題,總公司神通機構一時也無法支持。

適逢資生堂企業計畫開創一間新型的電腦科技公司,嘗試當時剛剛萌芽的「多媒體」,和我一拍即合,於是前往創立了「展望傳播科技公司」,並擔任總經理。

公司成立之初,我為了身先士卒,在華視開了「電腦與您」節目,兼任製作人和主持人,雖然是小眾節目,但市場區隔得宜,經營效益相當好。後來又在中視開「資訊Bar」,當時被中視主管稱為「上任以來見過最好的企畫案」。內容就是「互動電視+電子商務」的芻型,但開播以後,由於當時廣電法、老三臺的輕易獲利以致不肯支援創新活動、和當時政府對電視的干預力道,經營就非常吃力。

後來開放有線電視,政府力減弱,現在各購物臺嚇嚇叫,電子商務風行,回首來時路,又有一份感概。

展望的主力還是放在「多媒體視訊」製作,當時的多媒體軟硬體還屬「幼稚級」,製作很不容易,但也因此競爭者少,能夠標到不錯的案子。當初很少人接觸傳統電視與數位影音多媒體的結合,編導人才極度缺乏,幸而我大學時代投入戲劇甚多,所以開辦期間我能夠自兼編導,但同時積極培養人才,經過系列製作的經驗後,確實訓練了幾位能獨當一面的年輕人,有少數幾位,現在還活躍在媒體中。其實,電視的生態,製作公司通常不願培養專任編導,都是論件計酬、來來去去,像展望還建立內部教育制度的,真是不多。

我們曾經製作過「原子能系列」,創造出一個可愛的「原子能娃娃」動畫角色。可惜,當時的製作環境是相當不公平的,我們作品的著作權,全部轉讓給委託單位,製作材料也全部移交。後來「原子能娃娃」消失了,我也沒有記錄可在此與大家分享。

我們還作過一個「電腦兒童」的企畫案,結合電視與CAI功能,這在網路還沒有興起的當年,可以說是突破電腦單機CAI,具備創新色彩的構想。

有一年,國科會推出系列型長期「科普教育影片」計畫,預告可以支援多季以上。我十分興奮,因為這是一個可以實現「現實+理想」的機會,我們團隊最後靠著企畫的精緻、多媒體的能力、以及團隊敬業精神,經過企畫試、劇本試、影片試、每試又分初審、複審…過關斬將,終於拿到了議價權。

我們的案子,業務單位十分支持;但是到了採購單位,卻堅持按照政府委拍宣傳片(記憶中似乎每部17萬元?)定價,而且因為是長約,第一季還要求打折。

但我們的成本每部都超過30萬元,和董事長討論過後,只好忍痛放棄了。

人生究竟也有功不唐捐的因緣。我1999年改赴世新大學任教後,國科會的承辦人員還記得我,曾經遴選我作過多媒體製作、與網路教育專案


吳統雄-評審評審

國科會多年後再作系列科普教育影片,也找我回去擔任評審。這次的評審團有個突破的共識:製作費從80萬元起跳。要讓馬兒跑、先要讓馬兒吃飽。將政府的資源,厚植在民間的製作能力上,能夠製作出有理性性、高品質的節目,才是全民之福!

我當年製作電視節目時,為了生存,常常需要爭取政府標案-經常是宣導片,過程非常艱辛,不時會碰到2種極端。一種是需要「白手套」,採購主管不是暗示,而是擺明的向投標人說:「你去找某某人指點寫計畫書,不然,規格可能不符。」這種標案通常利潤豐厚(我知道的有過百分之300以上),但如果沒有白手套,或者不願找白手套,在規格審就會被排除,根本連標都不能投。另一種是清廉不阿,但不肯給得標人利潤,經常只肯在成本上加百分之5「管理費」。在真實社會中,毛利百分之5,就是賠本。但天下事,賠本的生意沒有人幹,得標人就只能偷工減料。如果不願偷工減料,就只能棄標不作。

那是1990年前的事,現在外在環境丕變,尤其有線電視興起,完全改變電視生態。政府掌握的資源更大了,而委製的目標也大變,從「明的宣導」改成「暗的置入」,也就是企畫製作、節目內容不再重要,甚至根本不需要「節目」,重點是在「包時段」與把廣告放在不像廣告的新聞時段。被委託人不需要有創意、技術,而是要能提供隨傳隨到、包括SNG在內的「新聞服務」。我也曾經擔任這樣委託專案的評審,我並沒有力排眾議的力量,但還是私下委婉表達了「置入?還是深耕?」的建言,希望總有一天,擁有資源的人士願意參考。


我所製作的電視節目企畫案與劇本(選錄)

電視節目_綜合類

中華電視

中國電視

TVBS


延伸閱讀

置入?還是深耕?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