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名:瓊之野人 原刊:〈建中青年〉

陽光從洞窟穹頂的空缺灑落,照射在伊底深褐色的眸子上,伊的虹膜映著兩粒晶瑩的反光,眨動著迷惘。
伊,從倦容中剛甦醒的臉龐,依靠在石磚所壘的牆上,黑密油細的長髮,從中間分開,像抖開的棉絮,湧在伊柔軟嬌慵的肩上,稀薄的晨霧,不時侵進深阱,跌落在伊的白袍。
伊的眼光零散,游移地、偷窺地、把焦點掃向伊前方二十丈的黃色動物上。伊在牠不利的正面逼視下,可是,伊尋找的是最安全的距離。動物被攔在一堵柵欄後面,柵欄上纏著鐵刺絲,頂部緊繫兩根粗壯的麻繩,向上直直地繞在洞頂的一輪絞盤上,繩塗著醜陋的瀝青,有如高攀著的死神雙臂。
虎---不,伊寧願稱牠是一隻大貓---無聊地躺著,偶爾伸出腥紅的大舌,舐拭牠枕著頭的雙足,或者揚起尾巴,揮打一隻早起、騷擾的蒼蠅。牠的喉嚨時或滾出咕嚕、咕、呼嚕的濁聲,從巨大的吻角滲出些白沫,觸鬚沾滿著灰塵。幾處,可以猜度的,昔日金光燦爛的黃毛,正因污穢而結聚,在背頸間還有幾塊斑點般的脫落。
如果我們可以走進虎的心房,觸摸牠,那受愚弄而與牠軀體幾已同瀕衰老的心靈,在牠眼球上所映照的伊,並不比牠抽搐的心,還要徬徨。多次了,伊坐在那兒挑逗牠的欲求,(我們要明瞭「伊」與「這一個伊」,在虎的概念中並無巨大的分別。猶如人啃囓一隻熟透的烤雞時,並不會聯想到雞的毛色及生前歷史等。)激動時牠曾用後腿站起,用前爪爬抓著門檻、歪著頭、試圖把鼻間更湊進牠的餌物,在許多伊出現的晚上,牠在慘綠的火把下,把吼聲傳遞到,遙遠醉酒士兵的喧笑中。現在,虎累了,太多重覆的畫面,訓練了牠的記憶。每個早上,伊身後的木門敞開,扔出一襲大氅,伊會匆匆地包裹起她的四肢,仔細蓋住了臉龐,當進伊彎腰走進門後的長階時,虎,總是霍然站起,豎起尾巴,臉貼近柵欄,看著伊的衣袂消失在梯的暗中,虎,時會扭頭哀鳴兩聲,一如從母貓上乳房上拔下來的小貓,然後牠回頭走進甬道,在沒有陽光的陰影中,蜷曲起四肢。
有一個滑稽的情況,我們可以居高臨下的窺見,在虎的兩眼,伊的雙目,凝聚著一種恐懼與期盼,相同水平的焦慮。

望著那渴切的眼神,伊艱難地,悄悄地別了過頭,一滴淚珠開始漸漸地,在伊的眼底角匯合,滾過伊健康泛紅的右頰,迅速地滑落到圓適的下頷,偏斜的陽光,篩過伊濃密的長睫,在伊深深的眼眶上,鏤下悲劇戲幕般的影子。
伊乏力的手腕擱在膝上,並沒有去遮擋被撕開的前襟,潔白飽滿的胸脯上,像有鹵莽的餐叉,劃過奶油蛋糕的油酥,呈成三道發紫的血跡,有幾點棄花似的血點,凋落在伊的白袍。伊赤裸的雙臂,漾著陽光所賜撫的橄欖色澤。沒有上荳蔻,纖長的指尖,透出粉紅的魅力。
洞裡沒有風,沒有被掀起的黃沙,只有一些砂礫,黏附在伊潔白的足踝,雲母的成分,在逐漸南移的日頭下,閃閃生光。伊的左腳平放在乾燥的沙上,右足彎曲著,膝朝上,白袍的下擺,退至伊的腳跟。伊的肌膚纖密,勻而不瘦,有如一尾扭著腰肢,鮮活的雪鰻。

「妳真是個不懂哭泣的女人嗎?」幻覺的聲浪中,同時搖來大公那豐腴、雙層、顫抖著的肥厚下顎。
除掉銀白而捲曲底假髮的大公,微禿、寬廣的前額上佈滿著汗珠,當他用粗短的雙手,撐起肥胖的肚子時,有一行血絲從他鼻孔流下。
伊靜靜地躲在一尊雕像後面,一隻手護著適才亢奮的心房,另一隻手按捺著冰冷的大理石
伊淡然又冷酷的望著大公,或著,伊的心志遊走著。
「赤裸的大公,真不像一位大公。」伊憐憫著。
遠處的牆上安著一付金甲,及盾後的長劍。伊想:
「如果……」

「不,我哭過的。」伊說。
伊吐出的字語,並沒有驚破早晨的虛寂。
哭得很厲害,抱著門廊邊的柱子哭,當爸爸走向伊的時候,伊把背轉過來,避著爸爸,閃掉爸爸搭上伊肩上的手,淚水黏濕了長髮,纏進柱乾燥的裂紋。
還十四歲吧,伊被每天黎明的曙光推醒,用冽泉洗過煥發的臉龐,梳理那過肩的柔髮,然後便揚起細長的竹枝,打開柵欄,趕出豬群,走向清涼的郊野。
在黑的、灰的、雜的群豬之中,有一隻剛斷乳的小白豬,每次在後面嚶嚶地,搖晃著肥圓的臀部,急跑著。看到小豬的稚弱,伊便油生一種把牠抱起來,親一下,咬一口的衝動。到了山谷,豬群捲起尾巴遊散的時候,伊總把牠挾進懷裡,走向巖腳,逗著、說笑著。伊給牠取名叫做「芳」,是種小鏡奩的意思,就這樣,芳伴著伊、對著伊、照著伊,過了許多個寂寞的上午,及懶散的歸途的傍晚。
現在,芳像供品一樣的躺在桌上,散發著令伊作嘔的香味。
伊哭了。

「你真是個頑強的女孩!」大公說。
爸爸也這麼說。
奇怪,爸爸?爸爸是什麼樣子﹖從來就沒有認真的去想爸爸倒底是個什麼樣子。伊在心理掛起一塊畫布,試圖把心中記憶的油彩,一點一點的潑上,爸爸的眼睛是大嗎?還是小的?是哀憐嗎?還是慈慰?眉毛是直的嗎?還是彎的?…為什麼一點也織綴不起來?爸爸的面容像浮在腦中的一渦靜水上,可是趨前俯視時,總有一塊擲石,驚破了水的平靖。只記得爸爸有一叢鬍子,從耳邊長到下巴的鬍子,伊的思念,整個埋進那鬍林的陰影中了。
媽媽呢?那能尋冀的一切,也只剩下那生育了十二個孩子之後,所鏤下的,乾癟的一堆縐紋。

「你會知道,妳是個什麼東西!」大公從石級上逼視伊。
兩個兵把在伊肩上的手鬆開。從腳僅踮地,幾己懸空的狀態中,伊向前衝了一步。伊叉起腰,不管肩頭的麻木,跨上前懾視紮在錦袍中的大公,說:
「我知道我自己!」
當媽媽第一次拿著剃刀,走進伊的房間時,伊從的裙裾邊溜出了門。
「我知道自己,我知道自己怎麼樣才好看!」
伊常常澄清一盆水,然後端視自己,方牙床、高顴、但豐潤的頰,一對彎曲末稍微飛的眉,輕翕的唇中,兩粒銀白戇傻的細牙。
「不要修眉毛,不要修得彎彎的、細細的。」
伊叉起腰,甩甩頭髮,望望天。
「不要,不要跟每一個女孩一樣,
「我知道我自己,我是我。」

霧乾了,伊感到日光的溫暖。
伊更喜歡河面反射的陽光,春天,隄岸佈滿著在微風中脆弱地抖動的薑花和水仙,伊小心地避免踐踏到它們地過,在腳趾劃破水仙在溪的顧影時,伊偶爾會想起那個戀惜自己入魔的男孩。在麥禾收割的季節,蘆絮像牆一樣地隔開河的世界,伊會用篙撐開一隻小舟,享受一程牆裡的河風。

在十七歲,吹月季葉笛的男孩,開始徘徊在伊的窗垣之外。
最後,伊翻過了矮籬,奔向那藏在雲翳下,嗚嗚的招引笛聲。
背後傳來爸爸一陣幽幽的嘆息。
淡化在夜的呼吸中了。
月,隔在瘦長的蘆雪頸項中,格外誇長的圓大與臃腫。伊從地平線上仰視那一層浮腫的,露出微恙的月頰。在伊任何奇異的羞怯感之前,伊僅覺得從肩脊下滑過的寒冷。
有一刻,伊怕。
伊乾淨的走向水濱,雙手抱著胸膛,抵禦河上來的冷霧,伊的髮,也像累極安眠的羊,伏在伊的背上。
伊的眼,望著極遠、極遠的星光,並無視於:跪在地上的他,環抱著伊膝頭的他,殷殷切切說著私語的他。
「從一座橋,走向另一個世界,
「我會珍惜它。」
伊,甩甩頭髮。

有人向伊呼喊,伊累了,眼皮也不抬起。
伊還是喜歡單獨的行走,在黃昏。那天,馬蹄自後揚起的灰塵,污染了蘆花潔淨的粧粉。
「或許,我不該駐足觀看?」伊,第一次輕微的戰慄。
歸獵的大公勒馬停驅,有趣的注視著伊,然後用馬鞭指向伊,兩個兵策馬上前,伊奔,躍,撐舟,溜進河中央。兵跳下馬、摘下盔、撲進河,河滾出泡沫,泛起淤黃,兵哀豪著,揮扯住近水的蘆梗,不顧葉鋒劃破了掌心,遲緩地爬回隄岸。
望著顫抖的、大公的圓頰及毛髮,伊從舢舨上站起來、挺起胸、叉著腰、嘲笑落敗的大公。
憤怒的大公,勒緊韁,憤怒地甩動馬頭,抽出長劍,指向天,公開地咒誓。

帶劍的大公,在穹頂出現了。
「才七天?多麼近!又多麼遠!」伊輕輕地細語。
似有一層天然的蔽羽,庇在伊的頭上,反射了大公的一切茲擾。然而,伊的心思,卻突然加急起來。
爸爸曾經用絡鬍搔過伊的耳下頸項,是的,爸爸就是那樣,爸爸的容貌像被煙霧所籠罩的鏡面,豁然拭淨。伊想起芳,那種摟滿懷的柔滑,唧唧地要逃出伊過熱的擁抱。在芳沉睡著的時候,伊也陷入沉思的幻覺中,手一遍又一遍地撫愛芳細軟的背脊,指間滲出的,是割不斷的悸流。還有那男孩,那從覆額的髮下,望著自己的一對深黑的眼睛,喔,抱歉!…總是那麼毫不介意的接受別人的感情,像隨手收入口袋裡的糖果。…我並不怕,伊思,將來臨的是,也將僅是一座橋,我會渡過它,我會珍惜它!…可是,給我一點點時間,給我一點點機會,表達我的歉意,我所被寵過的一切。
伊忙碌極了,有多種的感情,決裂在伊的喉頭,想笑、想哭、想吻別媽媽,想向許多伊曾經忽略的人揮手。伊的嘴唇不自主地牽動,像正跨出伊甸的夏娃,手擱在門楣上,在回顧的一瞥,看見了伊曾享受的和風,聽見了伊遺在花園裡迴蕩的笑聲,感謝所有甜蜜的果實,感謝所有搖曳的花彩。就在踏入這茫茫的未知之前,伊證實了自己所走過的快樂。

然後一切寂靜了。
轆輪絞轉出死神翼下群鬼的呻吟。
虎慢慢地爬起來,試探地用前爪印在透天的土地上,像從夢境中,逐漸掌握了具體的一切。虎,諷刺地,打了一個呵欠,
伊尖叫、跳躍起來,伏身在牆上,推擠著,即使有一條隙縫也好,遁入伊脆弱的身體。但冷酷堅硬的牆上,似更有一種無情的力量,將伊推出。
虎完全走入天井,金黃的毛色,在太陽的熱力下,方始灼燒出一層刺目的尊嚴。
在一個刑場,伊記得一個貌似虔誠忠厚的人,當劊子手挨近他的時候,他喊著:
「當事情過去後,
「感謝!我的靈魂,
「仍能通過藍色的天光,
「這永恆的照落!」
虎拱起背,豎平了尾巴,明顯地,開始抽緊牠後腿的肌肉。
伊轉過身,佈滿著淚,臆語著︰
「我曾經美麗過,」
伊迎前兩步。

在那一刻,
伊跪下,
而且舉起了雙手。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小說

上層主題
臺大校園濺血事件
聯考,與槍手們
二月殺手
閨怨
方莎媽媽
午夜遊戲
虎牢裏的繆思
寒夜歸人
春之悲歌
鐘下的幽靈
碑,碎在山之外

散文

上層主題
和聖:柳下惠_實乃執著之聖也!
柳下惠坐懷不亂:正派男士?性無能?偽君子?虛構道德寓言?
編織發財夢,花樣多著呢!
飄向灯火闌珊處
給個焚香的女孩

看山是山
箴言
餘之小傳
我想……我要去做
有一夜
青潭的故事
青潭的秘密
遺書
初戀的奠儀
醉客.行旅
拾影
建青極短篇

詩歌

上層主題
蔣公的手
說「變」-中央文學獎.得獎感言
水漂
為你點上第十九支蠟燭
男女老少都過年
錯誤
不眠夜
落簾歌
夢入湖海小人家
遙寄

戲劇

上層主題
戲劇與我
電視與我
廣播與我
大專聯演 1975
不用槍的戰爭
啊!戲劇
電視節目_綜合類作品
中華電視 作品
中國電視 作品
攝影設計
Nikon F3之迷戀!
Pentax K2 之信賴

文學批評

上層主題
寫作理論的比較分析:知識美學的比較分析法
寫作理論的應用-個案分析
楚辭九歌新詮
停車坐愛楓林晚 _坐愛用險字_統雄詩詞品析
楊喚導讀_大兵文學的代表者
從楊喚詩研究新詩自然韻
許地山導讀_臺灣文學始祖之一
郁達夫導讀_左翼?頹廢派?寫實主義作家?
王國維導讀_人間詞話 中西古典美學的代表境界論
流行歌曲導讀
遊園驚夢的聯想
從比較文學中 探尋生活真實面
陳器文談:詩經的憂患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