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名:瓊之野人 原刊:〈建中青年〉

穿過紙窗的罅隙,夕陽被壓得扁扁地。遙射在索美的背上。再切過他那著陳舊茄克的肩膀,最後停留在索美面前三尺的畫布上,日光與未乾的油彩,混成另一種眩目的色光,沸騰的油彩幾乎要衝出這平靜的畫面,而交織在這半條飄忽在空中的金帶中。
索美,人人叫他可笑的索美。

時間的流逝,只有褪色的陽光才能察覺。當夜蠱惑了大地時,荒涼的墳場也不比這更寧靜,沒有風吹蘆葦的嗚咽,沒有蝙蝠抖動翅膀的聲音,牆角甚至沒有一隻似乎理所當然該存在的黑貓。
午夜遊戲屋頂中央懸的一盞環形燭臺,燃著十三支古歐式的蠟燭,供給室內八坪空間所有的光源,燈的絞鍊,早已失去原有銀色的輝澤,底盤斑駁地佈著各色蠟油和塵垢。燭光無可奈何地照在剝落的粉牆上,當風起時,鋸齒般的窟窿便和化身的陰影,彼此親熱的糾纏在一起。
時間是謐靜的,深秋是冰涼的,窗外一片羅漢松上結著一顆露珠。

當我們的索美,機械地拿下姆指上的調色盤時,鎖骨下的肌肉顫動著,以致於他僵硬的腰際,如電流掣過般地酸痛。他艱難地退後一步,慢慢欣賞他的畫。
在整個十字紋布面上,泛著一層湛藍,正如同你遠看海洋,是一方厚敦敦的玻璃,近觀卻不難發現水面掀起的皺紗。這一片點、線組成的藍,藝術家喜歡稱之為高度色彩分析運用,便如同冰涼的暗潮,一波波地湧入人類眼角的虹膜,逼使他窒息地,接受這一幕活生生的景象。

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

畫面中央下方三分之二處,跪著一名幾乎是赤裸的漢子,他有一頭濃密的黑髮,長而鬈曲。掠至項頸,筋肉突出。肩膀寬闊,有如擴胸器廣告上的男模特。在他臉龐的附近,三原色粗獷而不協調地塗抹著,似乎燃著綠焰,腕上血管賁張,使他更像一名海克力斯。他是用右膝向你的左方跪著,從地表升起的硫磺蒸氣,湮沒了他的左足和左臂,他的眼窩部份,卻為一團褐色的油彩掩蓋了,看不出光潔。然而,在他略呈上彎的嘴角,我們倒可明白的讀出他內心的自慰與虔誠,他的右手穩重的,托著一隻人足,湊在嘴旁,興奮的吻著。
順著這隻足往上看,我們可以見到一個高大的人,頭頂著畫的末梢,雖然在藍鬱的霾雲中,依然浮著一圈金色光環,他披著一襲白袍,但在色光折射中,顯得暗褚,他的左手,若有所視地遮著眉梢,從他右手過份堅強地握著牧羊杖的姿勢上看來,給人另一種屏息的感覺。
畫的最後一部份,是一根隱約繫在海克力斯腰上的繩子,穿過崎嘔的岩石,在那塊油彩紛亂的區域,只能勉強的看出一個貓的、蓬鬆的腦袋,漆黑的面目中,露著一彎下弦月似的嘴形,它五隻利爪,狠狠地鉤著繩子這端。

索美深深的吁了口氣,讚賞地點點頭。片刻後,他突然有所悟地說:「人們是愚蠢的,自以為抓住了上帝的一隻腳,便可以脫出罪惡的淵源,殊不知上帝忙著救眾人,倒是沒有時間給任何一個人予青睞的。人們仍然時刻刻被卑鄙的魔鬼所牽制。人有結實拳頭,也只能打在他同類的臉上,卻是永遠無力去察覺,返身解開他背後的疙瘩。」

索美只是個忠實藝術家,並不希冀說出一句真理,也不像聰明人般地忙碌,所以肯考慮自己錯誤的癥結。
索美具有一個標準東方人的身材,中等的個子,平實的胸脯,瘦長的雙腿,年青的下巴上,略有幾根細鬚。他唯一和「海克力斯」相似的,便是那一頭桀傲不馴的長髮,任意地向左披至耳際,濃而黑的眉頭,使他的眼神,在燭光背後更見灼灼有力。他喜歡馬奈,喜歡梵谷,喜歡羅特烈克,偏偏又喜歡卡繆,史坦貝克和海明威,因此更造成他的可笑性。
他又細細的鑑賞了一回,便隨意地拋掉了手中的畫筆。
推開牆角的另一扇門,裡面有一張雙層床,他疲憊地投進藍色的床褥。上舖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來比。
來比愉快的酣聲,很快便領他進入了夢鄉。

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

諸君,請不用細數這分分秒秒時間的跫音,也不要聽那窗外鴟鳥的夜鳴,只是當荒原的大鐘敲過三響時,奇蹟發生了。
是一種溺入深潭的感覺,緩緩侵入索美的中樞,噁心與重壓,使他困難地睜開瞳眸,他手足蘇軟而懊惱。當夜的帷幕逐漸拉開,黑暗的霧褪色後,他發現了不舒服的原因:
有一隻發亮的鹿皮靴,踏住了他的咽喉。
靴的主人,相貌堂堂。穿著一身合適黑天鵝絨的燕尾服,貼身朱紅的背心,釘著銀扣,頷下襯衫有著白色細綢鏤空的滾邊,兩撇八字鬍固增加了他的威儀,而過高的禮帽,與黑色斗篷,卻使他週身渙散出一種說不出的猥葸,最不可致信的,是他另一隻穩實踏在空中的腳。

「撒旦!」索美絕望的喊。
「你污辱了我。」對方悠閒的說,一面用白晰修長的手指,玩捋他的仁丹鬍。
「滾開!」索美喊。他的太陽穴青筋暴出,覺得腳尖傳來的壓力漸增,使他瘖啞得吐不出氣來。
撒旦繼續的微笑。他從大氅裏掏出一枝狀似弓而無弦的短棒,把它投向牆壁的另一端,在一個呼哨後,它又飛回了紳士的手中,他就這樣一遍又一遍的玩著。
「我並不像你筆下的那般齷齰。」他向腳下的人,禮貌的點點頭,可是並不打算鬆弛他的腳尖。
「而且,我並不是如蛆附骨般的令人討厭。
「我喜歡人們,正如同我喜歡回力棒一般……。」
他一振手,棒子又從他手中飛繞出去。
「我向來不隱藏自己,更不把手指扣在人們脖子上。我不制定戒律,更是『自由』的創始者。」

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

「住口!」索美高呼。
「你污辱了『自由』高貴的外衣!」每當他聽到自己所崇拜的字眼,被胡亂的詮釋時,他總憤怒與難過得全身灼刺。
撒旦並不理會他的抗議,繼續撚弄著鬍子。
「我不時讓人們離開我,讓他們跪到醮壇之前,咒罵我,譭謗我,懷著扮家家酒的心情,用聖水洗濯雙手。當然,對我而言,這繁複的儀式,無疑是局可笑的木偶戲,我早已看穿,他們軟弱的內心需要我。
「一切我都不在乎,我是十分民主的。」
「啪」的一聲,回力棒又四平八穩地落入紳士的手中。
「可是,你們必定又會乖乖地回握到我的掌握,心甘情願地聽我指揮,懂嗎?」
他憐憫地看了一下那吐白沫的人,腳尖添了一點力氣。
「所以你必須向我道歉。同時,我準備役使你了。」
「殺死我,也不會屈服的。」索美掙扎的說。他的眼前,不斷浮現一群相撞的流星。
「嘿嘿嘿嘿!」撒旦聳動肩膀,抽搐般地大笑起來,如同木板敲在麂皮鼓上。似一次殺戮祭典的前奏。他的斗篷也跟著振動,像煞夜梟巨大的雙翼。
「撒旦是不親自用刀刃殺人的,」
他說,白晰的手指,優美的互握在胸前,使人疑為一位悲天憫人的牧師。
「只有上帝才教人選擇種種死亡的方法,撒旦是永遠教人生存的。」紳士舉起了雙臂,鼓動他碩大的翅膀,對他回顧一笑,厲聲道:

「你即將後悔的!」然後便消逝在死亡般的空氣中。

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

但可憐的索美,幾乎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他的額頭便又被什麼東西頂住了。
他要盡量掀起眼瞼,才能勉強看到,他的頭頂後方,又懸空站了一個人,一根象徵權威的牧羊杖,狠狠定住了他的前額,快要把他撐進了枕頭。這一瞟,儘夠了,索美立刻能喚出他的全銜:「耶和華上帝,我的主,我的父。」

可是在他的畫上,有一點是忽略了;就是他從不知上帝有這麼一雙頑固的眼睛,和一把硬如鋼絲的雪白長鬚。

「我聽見你對我有很不好的批評。」老頭說。

「可是我能饒恕你,我的兒。」索美盡量地想坐起身來,吞嚥了一口口水。

「可惜的是,我並不是你的兒子。」他如是宣佈著。 他痛苦地,但鎮靜地舉起了雙臂。.

「請看我的皮膚吧!是不是煥發著泥土的顏色?請看我的眼晴,是不是瞬著水湄的波光?請看我伸張的十指,是不是表示我的靈魂可以飛翔?我只是塵土所聚,草木所合,偶然被大自然的選擇,賜與了生命。既來之烏有,即將歸于飛灰。」 他的眼角因激動,而泛出奇異與朦朧的光采,他吁了一口氣,能夠看到天窗外,蒼穹之下的繁星。

「瞧!那恆河星座的閃耀;請聽!那黃河滾過砂礫的呻吟。我血液的脈動,比之宇宙的喘息,僅只一息。我之存在,只是萬有的一個使者,在畫布上保留一些自然界絢麗的記億,在人們工作的疲勞後,提供一些美感。我是來探尋的,既非改變世界,也不等待改變。
「所以,我實在沒有向你臣服的必要。」他倔強的說。
索美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能滔滔的辯駁。或許,一個人平常只是感情表現的工具。可是在追詢之下,卻可以鎮定地分析自己的理智。 牧羊人的憤怒,可以從他無風自動的長鬚,徵出信來。從他眼角突然深裂的皺紋,我們可以讀出他的內心,為了表示神的胸襟,只有忍耐的,繼續慈藹的音調。

「孩子,我會原諒你的,何況使徒彼得都還曾經背叛我三次。認錯吧!你的罪狀將因此一切洗清。」
索美真正的清醒了。他說:

「我所嘲笑的便是這一點,你只教給人們愚昧,教人們只要到你的聖壇前屈膝,便又獲重生,不論他手上是否沾滿血腥!你教人罔視他自己的錯誤,自己的責任。教他甚至不用抱歉,不用侮改,只要不斷的懺悔!是在製造儒夫。」
或許是神也怕一針見血的言辭,他的臉因震怒而緋紅,他高高舉起了寶杖,雷電交鳴。他必須施行一個如同對付諾亞同胞的懲戒。
「人們必須為輕視神祇,而付出代價。」
杖重重擊下,索美暈厥了過去。

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

在相當的時間漩渦裏,他逐漸甦醒。
他的四肢癱瘓。軀體被橫臥在柔軟的地面上,散佈著好似草根粗野的氣息,地平線是藍色的,一個似乎不屬於地球的世界。索美被放逐到一個絕對陌生的環境。
他移過肘來,打算支持頸項,以便認真的思考。
一片意外的陰影,卻來擋住他的視線。
他疑惑的扭頭,良久,才肯定了,那支屬於自己的,薄如蟬翼的,畸型的手臂。繼續一連串慌亂的注視下,他陸續的發現了自己斑褐的肚皮、醜惡、枯瘦的腿。
在他想呼喊的時候,瞥見了自己毛茸茸的長吻。
如果有一位在場的少女,她會用雙手驚蒙住嘴。

蚊子!

索美變成了一隻蚊子,渺小的被遺棄在自己的枕巾上。
這時,來比美妙的鼾聲,卻傳入索美的耳聰。是了,這正是最需要朋友的時刻。只有最知心的朋友,才能儘力替他設法,並且給予他所最渴望的--安慰。
雖然運動他的新行動工具是如此生澀,他依然發現能很容易的滑翔。
索美停在來比的鼻尖上,緊緊接觸著信任的朋友,能感到他鼻裏呼出的溫馨。
讓我們暫且不去描述一個人如何承受驚恐,與他如何企圖弄醒來比的努力,因為那無疑要運用許多枯燥的字眼。
我們也略過看一個人如何可笑的,去要求援手,向他所相信的人。因為,幾乎每個人都無助過。

總之,來比是醒來了。
可惜的是,索美早已忘了一個真理,便是當人的血液將要有被吸吮的危險時,他將是多麼沒有理智的,發瘋般地去保衛他自己。來比紅著眼,如一名掄著利斧的屠夫,從床上躍起,拚命追擊著他最親愛的朋友--索美。他只見到「它」穿著對他不利的外衣,聽到「它」令他害怕的聲音,觸發了他腦神經中最原始、最野蠻的反應,就是「殲減敵人,保存自己」。卻完全不理會索美在他指縫間穿梭逃竄,與哀號。
逃!逃!他必須逃!只因為他具有了這驚人的特質,他必須逃開他的朋友(事實上他已沒有朋友可論),逃離人間,索美悲慼的躲進了床底的陰暗角落,伴著臭襪子與塵埃,那是他僅能容身的地方。
我們相信,任何一個能思想的人,懂得什麼感情和哲學的人,在這種環境之下,必然需要想許多事。甚而編織著安排自己的神話。不過,讓我們也略過:去發掘索美這一段紛亂,而保證可笑的思潮。直到他存沉思中,不覺滴下了一粒清淚。
古今有多少真男子,會沒有傷心的時刻?四面楚歌的項霸王,桃花扇裏的侯方域,紅樓裏的柳湘蓮,英雄、好漢……怕沒有背地飲泣的時候?這一粒清淚,便是失意的昇華,沒有埋怨、沒有後梅……化歸於淡淡的淨水,只怪走錯了星球。

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

惱人的是,撒旦這時偏又出現在索美的眼前。他別過了頭,羞赧地不知如何隱藏他自己。
撤旦同情地,又對索美點點頭,開言道:
「是吧!早就該跟我去的,徒惹一身麻煩。上帝只會把人變成畜生,甚至豬狗不如。現在快向我低頭吧!我還是能解放你的。」
索美不響。
「我會使你重新享受做『人』的快活哩!嗯?」
「滾開!」
撒旦笑笑,笑臉色依然蒼白。
「我最欣賞倔強的人。或許我的說服並不靈光,但,或許我的女兒,能夠使你明白我的誠意吧!」
撒旦退後一步,作了個十分戲劇化,像魔術師一般的動作,將斗篷的一端掀起,掩在肩上,然後迅速地一抖,赫然,他的面前,多出了一名伊甸園中的伊芙。
任何一個稍能屬文的人,沒有不肯為這個「伊芙」多化一些筆墨的:
一匹米黃色的大巾毯,如「紗籠」般地,從她的左腋圍至右肩,她褐色的長髮,隨意地披散在她柔腴光潔的雙肩上,有一絡掠過她地濃密的眼簾,和挺實的鼻樑,她瞳子藍而清澈,額頭浮現著一層淡淡的憂鬱,與她赤裸、修長而白膩的雙腿的曲線,更顯得楚楚可憐,她的雙唇濕潤而微歙,露出一線皓齒。她緊緊裹著的肌膚,堅實而散出芬芳,有如月季子的香氣。她每一寸步履,似乎都能喚醒自己肌膚的振動,迫使索美的眼睛漸漸明亮。
她茫然的,倍憐的,渴切的,慢慢向索美走來,緩緩平舉出她染滿蔻丹,射出魅力的手,巾毯在她的肩際滑動。伴同撤旦一旁,好似胡亂撫過琴鍵般的乾笑聲。 猛然、索美狠命閉上了眼睛,他聽見自己的笑聲,有如空谷中的宏鐘。
「哈哈哈哈哈……,即便是魔鬼的女兒,也是魔鬼。」

這笑聲宣判了「伊芙」的消失。
撒旦更蒼白了,流汗而顫抖,他只得祭起他最後的法寶,喃喃地念出咒語。
於是索美被送進了另一度空間,一個精緻的魚缸。
魚缸裏有兩尾美麗的魚,體如撲克上的方塊,呈著紅藍二色皎潔的鱗,紅若石榴的灼灼,藍若清晨的海波,在它們深黑的嘴喙,卻不和諧的生著兩列齒鋸。
「這是吃人魚,」
撒旦的臉龐浮映的水面上,露出最終的醜惡,他說:
「當然,晚餐後的消夜,也是受歡迎的。」
「你有繞水十匝的時間,你可以考慮是否向我屈服。之後,你必定會跌落水面,那時我就不能挽救你了。」
他聳聳肩。
「對離叛我的人,我就將他毀滅,所以,在賭博的抬面上,我從來不失去籌碼。」
索美停止了振動翅膀,對著撒旦悠閒的說:
「讓我告訴你,魔鬼是怎樣誕生的好嗎?
「『魔鬼』」不過是個名詞,正如同「名譽」「犧牲」「地獄」「一根針」「一塊布」……許許多多的名詞一樣,是毫無意義的,是人手捏出來的東西。人們為了怕面對自己,所以創造了你,崇拜你,把罪過推在你身上。正如同創造了邏輯演繹、公式運算般,把自己的頭,又硬塞進一個桎梏裡。可是,別忘記,桎梏的鑰匙,還操在人手裏。你依然只是個心裏的影像,你的咒語要經過我的同意,猶如你只是個傀儡。要我提醒你,如果我宣佈了你的死亡,你會遭到什麼後果嗎?」
在索美還沒有墜落到水面芝前,吃人魚、魚缸,便連同撒旦一塊落荒逃走了。

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

索美笑了。
索美還沒來得及撫摸笑痛的肚皮時,上帝又來了。
「我稱讚你,我的兒。」上帝嚴肅的說:
「找相信你還是善良的,你只要向我贖罪就好了。」
此時,荒原的大鐘,已敲了五聲。
上帝把索美翻過來,再次用杖項住了它的額頭,索美仰著它的六隻腳在空中亂抓,雙翅不安地扑打著地面。上帝用力把腳伸近索美的嘴旁。
「吻吧!吻吧!來不及了。」祂是如此地焦急。
索美再次閉上了眼晴,一線靈感漸漸流入他的心竅?是智慧扣響他底心的門扉?
自信給予他力量,他大吼一肆,音量直可震撼山嶽。
「滾你個蛋!」
奇蹟!真是奇蹟,就在尾音將逝之時,上帝的長袍開始崩落,一塊塊地碎裂,祂倉皇地,羞愧地,遮掩著下體,匆匆躲向雲端的彼方。
正如同打斷了頭的菩薩,被推下蓮座的佛祖,便立刻失去了權威性,這句話乃是踢開一切上帝的最佳武器。猶似童話裏的孩子,一語揭穿裸體國王的不誠實。神明固然可以遣責粗野,粗野恰好可以證明神明的膚淺性。

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

第一線的陽光,射到索美的床上。
索美艱鉅的發現,他漸漸聽見了自己的心跳,漸漸感到他血管裏熱血的奔流,漸漸聞到了自己的呼吸,他嗅到了清晨的霧香,他握住了自己的長髮,觸摸到自己的眼臉,他躍起。
他曾經流血,可是已經結痂。
天已亮,上帝的咀咒已然失效。
索美在床上跪起,雙手扒住氣窗,眼光飛出小室的樊籠。在與上帝和魔鬼的豪賭桌上,他贏得了自己。
朝曦正在東方舉睫。
許多花束正在欣欣向榮的生長,許多嬰兒正在睡夢中茁壯。而陽光,正要佈施他無邊的平和、和溫暖,沒有階級與代價的厚愛。
兩隻燕子,是如此無爭的在天空中翱翔。
日夜更迭是一種戒律,是索美所信任的戒律。
人因為自憐,所以創造魔鬼。為了失去自信,所以創造上帝。又往往為了嫉妒,而創造束縛性的戒律,使天才和庸才都穿戴同樣的軀殼。

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午夜遊戲建中青年吳統雄

他的眼前,歷史在後退著。
他看見文藝復興的俊傑,在街頭奔跑著,把戴著鐐鋯的雙手高舉,叫群眾們瞻望。他們怒吼著,用熱情混著鮮血在牆上塗上口號:

「還我自由」多珍貴的口號。
只有人,才能拯救人;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已。
他曾任由人擺佈,猶如輪盤上的賭珠。
索美望著熟睡的來比,自己曾把希望交付在他手上的人。但正像來比看不透他蚊子的外表。一個人是很難走進另一個人的心野的。
他呼吸著新生的空氣,第一次確定所把握的生命重心。
他看著這個美麗的城市和一群漂亮的人民,在夜中甦醒,忙碌地走向巷口。在他們勝利而又失敗的許許多多歲月中,他看到他們的努力和希望,以及忽略了繆斯所經意安排的、許多美的逗點。而他正是來彌補這一份空虛。
或許,他和他們之間,在立場上有著幾階差謬。或許,他的宗教觀只適於自己。甚至,他由衷地期盼他們背棄魔鬼,皈依上帝。而且,熱情的為他們作一點事。
索美走進了他的工作室,一縷縷明亮的、活潑的、青春的陽光,正愉快的擠進了紙窗。
這就是他所追求的生命:看得到,嗅得到,卻摸不到;帶來最昂貴的禮物,換取最便宜的感激。悄悄的來,輕輕的去,不受縈絆。索美虔誠的捧起了這自由的昇華放在肩邊輕吻。
他張開了雙手。迎向這永恆的口照。


致讀者

我,惶恐地把「索美」--我心目中的人兒--引進諸位的眼前。
索美,這個能摒卻上帝、魔鬼和人類眼中異形,而為藝術生存的人。他,雖然沒有海克力斯強壯的胸脯,可是他的手裏,卻支配著這個可愛世界的繽紛色彩。
本文寫在作者思想年輕,對世界正充滿熱情的時代,而毫不瞭解人性的脆弱,所以很容易塑成了他的不低頭。 可是,我願提醒,索美的哲學,是建築在「永不犯錯」的磐石上,所以他永不屈膝。萬一,我們有所挫折,日暮途窮,而倒行逆施的時候。我願進獻一言:如其作一隻折櫓之舟,不如走進教堂,祈求一隻原諒與援助的手。我更盼望,上帝能赦免我,為了創造一個完人,而對他所作的譏嘲。
也因為年輕,作者當時對自我把握的深度不夥,諸位不難嗅出本文對卡夫卡,與尼采的思慕。但願同學不會以齒齡,衡量價值。
也願,索美能受到張著雙臂的歡迎。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小說

上層主題
臺大校園濺血事件
聯考,與槍手們
二月殺手
閨怨
方莎媽媽
午夜遊戲
虎牢裏的繆思
寒夜歸人
春之悲歌
鐘下的幽靈
碑,碎在山之外

散文

上層主題
和聖:柳下惠_實乃執著之聖也!
柳下惠坐懷不亂:正派男士?性無能?偽君子?虛構道德寓言?
編織發財夢,花樣多著呢!
飄向灯火闌珊處
給個焚香的女孩

看山是山
箴言
餘之小傳
我想……我要去做
有一夜
青潭的故事
青潭的秘密
遺書
初戀的奠儀
醉客.行旅
拾影
建青極短篇

詩歌

上層主題
蔣公的手
說「變」-中央文學獎.得獎感言
水漂
為你點上第十九支蠟燭
男女老少都過年
錯誤
不眠夜
落簾歌
夢入湖海小人家
遙寄

戲劇

上層主題
戲劇與我
電視與我
廣播與我
大專聯演 1975
不用槍的戰爭
啊!戲劇
電視節目_綜合類作品
中華電視 作品
中國電視 作品
攝影設計
Nikon F3之迷戀!
Pentax K2 之信賴

文學批評

上層主題
寫作理論的比較分析:知識美學的比較分析法
寫作理論的應用-個案分析
楚辭九歌新詮
停車坐愛楓林晚 _坐愛用險字_統雄詩詞品析
楊喚導讀_大兵文學的代表者
從楊喚詩研究新詩自然韻
許地山導讀_臺灣文學始祖之一
郁達夫導讀_左翼?頹廢派?寫實主義作家?
王國維導讀_人間詞話 中西古典美學的代表境界論
流行歌曲導讀
遊園驚夢的聯想
從比較文學中 探尋生活真實面
陳器文談:詩經的憂患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