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名:吳橋  原刊:創作月刊

火車在清水鎮停下,車頭低嗚、蒸汽漫上月臺,人散了,是終站。我向一個縮著頭的站務員詢問轉往水前裡的車子幾時才有?「午夜零時五十八分。」他取盡了車向牌,車廂裡的燈一盞盞滅了,他帶著瞌睡的腳步遠去。這是晚上十一時三分冬日的 車站,冷清的一輛手推車,在遙遠月臺彼端,拖著淒涼的影子。

是的,小鎮有二年睽違了,一樣的紅磚倉庫,一樣的煤堆,月臺後面堆積著桐柏油桶與枕木,只是昔日染黑的天橋成了鑲瓷磚的地下道。提起了手提袋,我想起一個地方,我跳到鐵軌上鑽出一個一個破爛的柵欄,踏在一些記憶的石子路上,穿過一大片的田野,我來到一座孤獨的大宅,月光隨著我,桂花的枝葉探出紅牆,我攀登後落進軟軟的韓國草坪裡,尤加利的碎影割裂了我,只有大池塘裡的金魚為我意外的闖入而受驚,潑刺的攪弄平和的水面,掀起一陣陣的漣漪,搖動一葉葉浮萍。我穿過紫荊的花架,玫瑰的刺,鉤住我的褲腳,我踏上一道迴旋的梯,停在二樓的陽臺上,有座三層的花架,供的皆是一盆盆的仙人掌。

我不知道為什麼的笑了,其實只是不自主的牽動了嘴;花架中層的左邊開了一朵小白花,告訴我他們被照顧的很得宜。我放下了沈重的旅行袋,在花架前的吸了一口氣,有個似在地球彼端的聲音傳入我的耳際:「誰?」

我緩緩別過頭,窗口淡黃色的窗幔拉開一道,有個模糊的影子。頭髮披垂。我向她做了一個舉杯的姿勢。

「啊!」是一聲在玻璃窗後遙遠的驚呼。布幔放下了後,木門的把手旋轉拉開了,她出現在門裡,披著乳白的紗縷。袖子褪到她肘攣。雖然,燈光閃在她的背後,我能看她眼瞳裡晶螢的反光。

「進來吧!」她喊道。我能感到那銀鈴般的悅耳聲音,像括在我簷前的風築般的誘人。我走進那舖著朱紅色地毯的小房,壁爐裡生著炭火。她攜我到鑲著一面大鏡的古銅色床前。銀絹帳高撩在頂上。她輕輕地我按坐在床沿。我四望浮著睡蓮圖案的壁紙,與窗幔同色的桌巾,還有幽雅水紅的燈罩。

「真像一隻紮著紅絲緞蝴蝶結的波斯貓,」我說,翻過頭看著她蓬鬆的長髮、挺直的鼻樑,她貓一般狡黠黑亮的大眼,直勾勾的看著我,在燈光下反射著純真。

「還記得藍的時代嗎?」我問。

「巳經是兩年前的事了。」她說:「我當然記得,你告訴我藍,把陽光帶了進來。那時我有一套藍色的花瓶,天花板漆的是藍色的雲,四壁是海的波瀾,明朗活潑而充滿了未來的憧憬…很久,很久以前,我只愛黃,滿室都是黃,沙漠的黃,乾燥而沮喪……。」
她的語調像是沉醉在過去美好的回憶裏,她昂直了頭,看著壁爐的火苗,在天花板上舞弄幻影。最後,她還是朝我笑了笑。
我用右腳踩掉了左腳的鞋,然後用手拔掉了右腳的鞋,我順手一拋,它滾向窗前的梳妝臺,敲擊到它朱漆的桌腳。
我說: 「是的,那是一段時間的事了。」於是,我開使脫下溼寒的夾克。
我緩緩俯下頭,用手指掠開牠鬢邊的雲絲,幾乎,我還來不及輕吻她的面頰,便開使吸允他的舌尖。
良久,我才掙脫了她的懷抱,用手隨便攏理我零散的亂髮。我瞥見跳躍的火苗,閃爍著可愛的眼波。
她用手指在我胸脯上畫著圈圈,說:「過來,我問你。」

我偏身過,去吻她的眼瞼、捷毛、左邊單獨的酒窩,還有那小巧、彎彎、微曬似的唇。

「我門似乎該去丟個橘子皮進火爐裏。」

「嗯?」她在我的懷裏輕輕底扭動著。
有一段時間,我們睜著眼睛,彼此對望著、親吻著,那麼深的柔情和溫馨。突然,我門同時噗吃一聲笑了出來。
她用手推開了我,雙臂翹皮的抱在胸前。

「聖誕節的舞會上,我認識了一個可愛的男孩。」她說。

「喔!那麼欺騙他。」我試圖板過她的肩頭,她閃開了。

「他傻氣的想送我一枚戒指。」她鼻裏哼了一口氣,唇邊閃過一思笑,微微晃了一下裸露的肩頭,顯的盈盈嬌媚。

「喂!」她忽然提高了聲音。「你有沒有新的、不錯的女孩?」

我把右手插進脖子的下方。

「嗯!」我想著,揚動了一下眉毛。「半年前有個女孩想嫁給我。」我轉過頭,正巧,她也把臉龐朝向我。在她深而黑的瞳裏,我讀出慧點的跳動。

「是個九月前划船認識的。」她又輕輕哼了一次。

「妳猜我怎著?」我問。

「當然是拒絕啦!」她格格的笑起來,把頭塞進我的胸臆,有些不聽話的髮私鑽進我的鼻腔,引起我想打噴嚏的感覺。我護住她的雙脊。

「妳真瞭解我。」「我另外邂詬一個女孩,嬌小,玲瓏,笑的很甜,家教嚴格,被爸媽管得很緊喔,還有,她很文靜。有一次,為了等日出,在七星山上我擁抱了她。然而,她憤怒的躲開了……喂,這兒有香煙嗎?」

「沒有!說下去。」 她說。

「山頂上有一座荒屋,每扇玻璃用寬膠布打著雙叉,她踱到一面紗窗的面前,平視著謐靜的冬夜,驕傲的挺著胸膛。

「窗外有一株聖誕紅,雲層很厚,雖然是臘月的峰顛,葉稍也只有幾枚稀疏的星光。

「我走到她得背後,內心掙扎著,我不知會攻陷一座堅固的堡壘,還是跌落護城的河溝,但我相信懦弱的人,永遠不能做鞭子的主人。

「終於,我的手按住了她的雙肩,我感到她衣下的顫抖,像春天的麥苗,紛紛鑽出三月的土壤!
「那是等待的時刻,她和我。我輕輕撩開她披肩的長髮………」
我偷偷的回頭瞧她,探索她的手腕。

「然後!」

「她又一次閃開了,不過,起碼,她倒入我懷中,溫馴的。
「突然,她決定下山,在漫長的碎石路上,她想激怒我,使我體認她的高傲,然後使我予以勸慰,勸她學做一個和氣的乖女孩。可是,快樂使她無法成功的扮演她預期的角色…….。」

「你真自信!」她高叫起來。
我摀住了她的嘴。

「在經過山腰的住宅區時,有一頭巨大的狼狗對我們吠叫,我們故意的驚嚇走避,以致走岔了正路。但很快的,她找回了原途,可是我喜歡在山徑漫步,於是我指者一條狹隘的巷子,發誓我看到山腳下汽車經過的車燈。
「天那!不知是否因為我是一位虔誠的教徒,上帝總是替我圓謊,我們真的找到一條捷徑了!
「在回台北的車上,她逐漸從迷惑中清醒,並決定我不可再攬住她的腰,
「在一家不夜的咖啡屋裏,我們要了兩杯咖啡,許久,在略帶哀傷的布魯斯樂曲中,我們沉默者。她突然給我一個建議,她說她是生長在穗坑橋邊的、苗栗的一個鄉下,那兒有一個小學,很多很多快樂的孩子,她是在那兒畢業的,最後她說:『我們去操場盪鞦韆好不好?你敢不敢?你敢不敢?』
「我眼睛望者其他安鏡靜的情侶,雙手抱拳支在頭下沉思者,我今天晚上剛剛回到城市,正在猜想我能在小小的提箱裏裝進幾許此間的繁華,現在,我累乏極了,只想找一個黑暗的角落,安置我需要舒暢的軀體。
「我沒有答話,直到她倏然起立,拋下一句話『我要走了。』我沒有來得急抓住她,看者她迅速的走下樓梯,離開我的視線,甚至那杯由滾熱到冰涼的咖啡,她都沒有啜一口。」

「多可惜!」在我身旁的人說,她用手圈住我的脖子,為了感激她的安慰,我輕輕的吻了她。
「她美嗎?」
「她有一對從測面看,都會令人感嘆的妖冶大眼,可惜她是崇拜中古圓桌武士的女孩。」
「怎麼說?」
「她時常不忘提醒她標榜的淑女裝甲,她喜歡被人追逐,可是我已不是一個酣於纏鬥的青年騎士了,我只寄望在你的胸臆裏的這片溫暖。」
我把頭往她的脖子裏鑽。
「別胡扯!我真替你惋惜,你本可藉此離開城市。」
「不!不!…..。」我仰起頭來看她。
「你聽我唱…..。」那隻熟悉的曲調,在某個營火邊得來的靈感,我在肚裏搜尋者它c大調的起音。

「情人那!
我的心裏
生長者一顆旅人的遊星
命定我要雕塑一座
謬斯的圖騰
既然買不到一把
荒陬樵父的斧頭
我只好到人海裡尋覓
她額上失落的珍珠
雖然我願夜夜在妳耳邊
唱一隻情歌
但我何忍
只能天天
寄妳一束壓扁的黃花!」

「多麼可憐。」她用手指梳理我的頭髮,「沒有女人的男人!」
「只要有一天,我能扣響你的門扉,我就不孤獨!」
「噢。」她輕呼。
有一會,我以為她睡著了,便挪動了一下身軀。
「別走!」她說
「還沒有。」她睜開眼,輕拍著我。
「我還記得你曾告訴我,山上有日月花紋的兩隻大烏龜。」
「為了在圍牆外,把妳騙出窗口,我只好這麼說。」
「可是,我現在還相信它…」
「那麼就相信吧,何況,我們畢竟找到了仙人掌,而且我愛那裏的松濤。」
「那花費了我多少功夫與愛顧呀!」她閉起雙眼,夢囈地說。
「妳把它們照顧得很好…」
還記得我第一次飲酒的時候,只是聽過李太白也飲酒。後來,用力拔開公賣局廉價的瓶塞,到進粗劣的杯子,灌進滿腹的好奇,在逐漸的頭暈目眩中,我懂得提鍊凌空駕虛的飄飄大自然,瞭解去品嚐: 從一種痛苦中,步入美滿的追尋。
我的思想便在這愉快的氣氛中翻騰著,多麼美好、愜意的時刻。爐火正旺,火苗奏著「讓我放鬆」的小夜曲,柔紅的情調,溫暖的夢鄉,還有懷中解語的她。
可是,我離開床,拾起了我的鞋子。
「再待一會」她想挽留我。
「不了!」
「為什麼?」
「火車。」
我提起旅行袋,再一次回顧室內。
「等一會!」她喊。
她一躍而起,赤裸著足奔向我,衣襟敞開著。她踮起腳,予我深深的一吻。在我想扔下手裡的東西,抱緊她時,她已離開我的身畔了。我於是把門拉開了一條隙縫。再回頭,我說:「再見了,綺麗。」
「真感激,你還記得我的名字。」
「那是當然的…」我得意的。
「只不過我叫麗綺!」
我聽見十月裡的寒霜迸落在我心。
「是的,再見,麗綺。」
我背過身,用手把門關上。
「什麼時候再來?」她在室內大喊,玻璃擋住了聲浪,模模糊糊的。
我愣愣的看著深沈的天籟,輕輕的吁氣。
下樓時,我沒有忘記望一望仙人掌花。
我從原處跳了出去,只是不小心扭到了腳踝。
在靠近火車站的地方,我看到遙遠火車頭的蒸汽。
於是,我開始奔跑。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小說

上層主題
臺大校園濺血事件
聯考,與槍手們
二月殺手
閨怨
方莎媽媽
午夜遊戲
虎牢裏的繆思
寒夜歸人
春之悲歌
鐘下的幽靈
碑,碎在山之外

散文

上層主題
和聖:柳下惠_實乃執著之聖也!
柳下惠坐懷不亂:正派男士?性無能?偽君子?虛構道德寓言?
編織發財夢,花樣多著呢!
飄向灯火闌珊處
給個焚香的女孩

看山是山
箴言
餘之小傳
我想……我要去做
有一夜
青潭的故事
青潭的秘密
遺書
初戀的奠儀
醉客.行旅
拾影
建青極短篇

詩歌

上層主題
蔣公的手
說「變」-中央文學獎.得獎感言
水漂
為你點上第十九支蠟燭
男女老少都過年
錯誤
不眠夜
落簾歌
夢入湖海小人家
遙寄

戲劇

上層主題
戲劇與我
電視與我
廣播與我
大專聯演 1975
不用槍的戰爭
啊!戲劇
電視節目_綜合類作品
中華電視 作品
中國電視 作品
攝影設計
Nikon F3之迷戀!
Pentax K2 之信賴

文學批評

上層主題
寫作理論的比較分析:知識美學的比較分析法
寫作理論的應用-個案分析
楚辭九歌新詮
停車坐愛楓林晚 _坐愛用險字_統雄詩詞品析
楊喚導讀_大兵文學的代表者
從楊喚詩研究新詩自然韻
許地山導讀_臺灣文學始祖之一
郁達夫導讀_左翼?頹廢派?寫實主義作家?
王國維導讀_人間詞話 中西古典美學的代表境界論
流行歌曲導讀
遊園驚夢的聯想
從比較文學中 探尋生活真實面
陳器文談:詩經的憂患意識